美国权威专业杂志评出2018年电影二十佳

聊城泰祥钢管有限公司

2019-01-22

  纵览榜单,最为特别的一部电影或许是《私人问题》,导演比尔·冈1980年就完成了这部作品,但时至今年才有机会进行了小规模放映,而导演本人已于1989年离世。比尔·冈也写剧本和小说,担任编剧的《乔纳斯》(Johnnas)还获得了艾美奖,入围此榜单的另一位导演斯派克·李就对他十分推崇,曾言“他是那个时代最被低估的电影人之一。”

  其余片目中,有很多颁奖季的大热或已在电影节大放异彩的佳作——《小偷家族》、《罗马》、《宠儿》、《假如比尔街能够讲话》,也有冷门小众的纪录片——《黑尔郡的日与夜》、《印第安纳的蒙罗维亚》;既有大师奥逊·威尔斯时隔多年重见天日的《风的另一边》,也有中国导演赵婷探访西部牛仔的独立电影《骑士》。

  从地域来看,拉美的《扎马》、《罗马》,亚洲的《燃烧》、《小偷家族》,欧洲的《心灵暖阳》、《幸福的拉扎罗》、《西部》,让这份榜单的文化包容性和多元化不言自明。华语电影层面,一方面能够打入北美市场的影片少之又少,另一方面站上国际舞台的大导们的新作只能说差强人意。

  蔡明亮的《你的脸》倒是入围了《电影评论》另一个评选未公映电影的二十佳榜单,影片介于纪录片和剧情片之间,力邀坂本龙一担纲配乐,当然,依旧有小康的面庞。

  一如马特尔以往的作品,《扎马》抛开了熟悉的叙事结构、明晰的人物关系以及现实和幻想之间的界限。不过,作为马特尔时隔九年推出的新作,《扎马》也昭示了这位阿根廷电影作者新的创作取向:这是她第一部文学作品改编的电影,第一部年代戏,第一部主角为男性的电影,第一部强调垂直性甚于水平性的宽银幕作品,以及第一部发生在她的家乡萨尔塔之外的电影。

  《燃烧》是李沧东八年来拍摄的首部电影长片,也是他最为冷酷的作品之一,观看这部电影时你可能会有被引诱的感觉,而不是被责难。就像他最好的作品一样,李沧东的新作——选取了最为赤裸的三角恋情节,改编自村上春树1983年的短篇小说《烧仓房》——衡量与主角之间的情感距离和感受降临在他们身上的厄运,同样有趣。

  《第一归正会》标志着一个相当大的转折点,这是一部探讨在充满超现实和绝望的现代世界中,人们的体面和信念面临挣扎的电影,尤其是社会上混杂着诸多权宜之法——有组织的教派,政治机构,激进环保主义——都顶着伪善的外壳。《第一归正会》是引人入胜且结构紧凑的作品,同时也拥有脱俗的冥想式宁静,让人从现实中抽离出来又时不时刺痛人的神经。

  无论是在巨幕或小型屏幕上看《罗马》,观众都能通过影片的声音、影像设计感受到影片的重量。此类题材本可能沦为滥情片之流,但卡隆奇迹般地把这部送给养育他长大的保姆的电影融入了丰沛的爱而不是愧疚。

  《西部》对男子气概和男性之间的对峙进行了深刻的剖析,而它出自女性导演之手。影片与西部片的联系是多层面的,从壮丽的野生风景到矛盾处境,外来者与本地人之间时而紧张时而相互好奇的关系,以及嚣张的现代性和传统社群之间的对立。

  是枝裕和是一位持续关注社会边缘人群的观察员——他从肯·洛奇和成濑巳喜男的电影汲取养分——对无家可归者的情感和生活驱动力有着不竭的好奇心。《小偷家族》中,是枝裕和的社会体察通过一个特殊组成的家庭呈现,影片灵感来源于一则真实的社会新闻。

  光彩照人的朱丽叶·比诺什在情事之间流连——完美的、结束的、戏弄的、追求的以及失意的——克莱尔·德尼的这部喜剧描绘出了生活的轮廓,富有细节,竭尽所能地呈现了人物的阶级、年龄以及女性野心。《心灵暖阳》大胆的叙事结构和细碎的剪辑手法与影片的主题十分契合——对浪漫关系的沉溺可能会歪曲事实,不管是现实生活还是记忆世界中。

  挑剔的制片厂时代和新纪实主义的兴起带给我们七十年代最为杰出的某些作品——如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的《狂凶记》,或约翰·休斯顿的《富城》(两部电影都诞生于1972年)——而这部《风的另一边》兼具议论性与艺术性的表达:奥逊·威尔斯让人刮目相看。

  《幸福的拉扎罗》是罗尔瓦赫尔的第三部长片、也是迄今为止最棒的一部——是关于一位天使般的男孩、神圣的傻子的寓言,他永葆青春,从乡村来到城市,从不怎么古老的时代来到现代,见证了地缘排斥、道德腐败和权力剥削等永恒存在的问题。

  罗斯的这部纪录片与众不同,长时间地记录同一个地方(阿拉巴马州的黑尔郡)和同一群对象(昆西·布莱恩特和丹尼尔·科林斯及他们的家人和朋友),却是以片段式的手法呈现;抛弃了传统的叙事结构,代之以他严谨的形式主义表达,影片内容既是相互关联的,也是充满隐喻、追求直觉和带有审美趣味的。

  赖利这部超现实主义的黑人影片与现实中的一个特殊地点有机结合起来,加利福尼亚州的奥克兰——「那座城镇」,当地人如此称呼它——有别于旧金山,纽约或洛杉矶。赖利在采访中曾提到,他渴望在影院中看到他深爱社区的影像,而他的电影显然也满足了各地观众的渴望。

  《假如比尔街能够讲话》让人看到了茂瑙和鲍沙其的影子,影片的演员或多或少对于角色的遭遇都有所体验,而整部电影对于危险社会的机理和不公正法则十分敏感,同时又很好地平衡了大胆的俗世情感。这些话语旨在佐证,《假如比尔街能够讲话》将一个几乎所有人可能误读的剧本,改编成了一部所有元素都搭配得刚刚好的两小时电影。

  《骑士》戏剧化地展现了一种男子气概的狭隘概念——惧于流露出任何的弱点或脆弱——这些都悄然灌输给了年轻人。我们见证了布雷迪与其他男性的交流互动——主要是他的朋友和父亲——正是他们潜移默化地塑造着所谓的男子气概。

  科恩兄弟这部电影里出现的恶棍与我们所熟知的传统英雄是截然相反的两种形象:没有责任心、没有爱情、没有目标、凶残、意志薄弱、贪婪、又可悲,其中任何一个人物如果拥有一部长片的戏份,都可能让观众有夺门而出的冲动。这部话题之作真正精彩的地方在于,将几个关于平凡人物和身受诅咒者的各自独立的传奇故事,编排成一个完成的、统一的作品,而且更为有力、奇特和令人心酸。

  呈现餐馆文化的影片十分鲜见,更不用说探讨工作中出现的心理和情感的矛盾。安德鲁·布加尔斯基的《支持女孩们》——发生在七颠八倒的24小时之内,一位管理略带情色意味的运动酒吧的经理,在主顾和雇工的需求之间来回调解——精确地刻画了餐厅服务员群体中自醒的自我贬低和鼓吹之间的奇怪组合,以及调情艺术。

  拉姆塞的杰作不是关乎人的;而是以人和其身体探索美国的权力体制,以及体制的弊端。政治、金钱、性等多方面的权力都在影片里有所反映,以一连串指令式动作带来的有形后果呈现,抹除了人物所有情感和心理活动。

  怀斯曼造访了一个美国小镇——表面看来,这是他最为直白的一部纪录片——小镇里陈旧过时的事物令人不安,甚至某种遗落的荒地毫无来由地一再出现。《印第安纳的蒙罗维亚》主要记录了这个乡镇的公共区域和人们在那些地方含蓄流露出的意识——议会会议、教堂、市集和咖啡会。全片对现今的美国人身份认同提出了不文雅但真诚、紧要的问题,以及人们所呈现的与自己认识的形象之间的差异,现在与过去的差异。

  《私人问题》应属于那些稀有的、不装腔作势的先锋作品之列,在试探形式和文本的界限的同时,将问题以真正有趣的方式提出来。剧本改编自伊斯米尔·里德的一篇论述文章——他不仅是新伏都主义美学的权威小说家、剧作家、诗人,也是黑人艺术运动的旗手——这部实验性家庭剧的剧本由诸位演员的反复排练和即兴创作构成,包括维塔美·格罗夫纳(著有《振动烹饪》一书,参演《大地的女儿》),沃尔特·科顿(担任《纽约关门了》一片的编剧,参演《科顿来到哈林区》,和吉姆·莱特(一位三十年代种族电影中的熟面孔)。

  欧格斯·兰斯莫斯的所有作品都带有独特的风格化印记。《宠儿》这部电影中充斥的不节制、辱骂和歹意都让人联想到英国复辟时期的喜剧,正是安妮女王的叔叔查理二世,将清教徒关闭的剧院重新修葺开张。历经多年的压抑,戏剧家们欣然采用露骨的性语言,恰当和不恰当的俏皮话。这种不协调事物的并置正好合兰斯莫斯的心意。

  影片改编自罗恩·斯塔尔沃斯的真实故事,斯派克·李对每个场景的处理都一丝不苟,罗恩是一位美国警察,同时也是潜伏在3K党的卧底。《黑色党徒》是一部深刻的娱乐片,并没有丧失李一贯的政治敏锐,扣人心弦。它既适合商场影院和大影厅,也为戛纳所青睐,以凯特·布兰切特为首的评审团将评审团大奖颁给了它。